根治性前列腺癌病理分期及pT2病理亚分期的意义 医学论文

齐春海

[摘要] 目的 研究探讨根治性前列腺癌病理分期及pT2病理亚分期的意义,为前列腺癌的临床治疗提供更多的客观依据。 方法 方便选取2013年1月—2015年1月于该院诊治的50例根治性前列腺癌患者,对入选研究对象的病理标本进行形态学观察,依据2002/2010年TNM分期系统对病理标本进行病理分期,同时对pT2病理亚分期的患者进行电话跟踪随访,然后对结果进行数据统计学分析。结果 在术后病理分期中,pT2期有25例,pT3a期有15例,pT3b期有10例;其中在pT2期患者中,pT2a期占3例(12%),pT2b期占0例(0%),pT2c期占22例(88%)。在对pT2病理亚分期的患者进行电话跟踪随访后,pT2a期与pT2c期患者均存活,两组之间的存活率,其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根治性前列腺癌术后的病理分期能更加直接、真实的反映前列腺癌的状态,对患者的预后评估和判断更有价值和意义;同时pT2病理亚分期的分期依据并不十分完善,尚需要进一步优化改善。

[关键词] 根治性前列腺癌;病理分期;pT2病理亚分期

[中图分类号] R737.2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0742(2017)05(c)-0035-03

[Abstract] Objective To research the significance of pathological stage of radical prostate cancer and pathological sub-stage of pT2 and provide more objective basis for the clinical treatment of prostate cancer. Methods 50 cases of patients with radical prostate cancer diagnosed in our hospital from January 2013 to January 2015 were convenient selected and the pathological specimens were given the morphological observation and pathological stage according to the 2002/2010 TNM stage system, and the patients with pathological sub-stage of pT2 were traced and followed up by telephone, and then the results were statistically analyzed. Results In the postoperative pathological stage, there were 25 cases during the pT2 stage, 15 cases during the pT3a stage and 10 cases during the pT3b stage, and of the patients during the pT2, there were 3 cases during the pT2a stage (12%), 0 case during the pT2b period (0%)and 22 cases during the pT2c stage (88.0%), and the follow-up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patients during the pT2a stage and pT2c stage were survival, and there was no obvious difference in the survival rate between the two groups, and the difference was not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P>0.05). Conclusion The pathological stage after the radical prostate cancer can directly and truly reflect the state of prostate cancer, which is of more value and significance to the evaluation and determination of prognosis, at the same time, the staging basis of pathological sub-stage of pT2 is not perfect, which needs the further optimization and improvement.

[Key words] Radical prostate cancer; Pathological stage; Pathological sub-stage of pT2

前列腺癌是發生于前列腺上的一种上皮性恶性肿瘤性疾病,该病在男性恶性肿瘤中的发病率高,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其发病率亦呈现出上升的趋势,尤其是近年来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该病的发病率明显上升[1-2]。前列腺癌早期患者可能无症状,但随着肿瘤的进一步发展,患者的症状逐渐出现,比如进行性排尿困难、会阴部疼痛等[3]。当前,临床上对于该病的治疗主要包括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根治性放射治疗、药物治疗等等,而临床上具体治疗方法的选择主要是依据患者自身的身体状况以及患者肿瘤的分级、分期来定[4]。其中患者前列腺癌的分期对于临床治疗方案的选择与调整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但因为实际临床工作中,因客观条件的局限性影响,导致临床医师在前列腺癌的分期评判中出现一定的误差或者病理分期与临床分期不一致,使得患者临床诊疗方案的制定出现一定的偏差。因此,该研究方便选取2013年1月—2015年1月于该院诊治的50例根治性前列腺癌患者为研究对象,现对根治性前列腺癌术后的病理分期进行分析,以探讨根治性前列腺癌病理分期及pT2病理亚分期的意义,前列腺癌的临床治疗提供更多的客观依据,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方便选取于该院诊治的50例根治性前列腺癌患者,均符合前列腺癌的诊断标准[5]及该研究的纳入标准及排除标准;所有研究对象行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前均未行任何化疗、放疗及生物治疗。该研究对象中患者年龄为(57.6±2.3)岁,Gleason评分5~9分,平均(6.5±1.1)分,血清学PSA 3.4~46.2 ng/mL,平均(13.8±2.5)ng/mL,病程2~6年,平均(4.5±0.3)年。该研究已通过该院临床研究伦理委员会批准,患者均知情同意。

1.2 方法

研究对象在行根治术后对患者的切除物标本进行标记和病理检查,对病理标该病理学观察,然后依据2002/2010年TNM分期系统对病理标本进行病理分期,同时对pT2病理亚分期的患者进行电话跟踪随访,然后对结果进行数据统计学分析。

1.2.1 病理标本制作 术后标本置于10%的福尔马林溶液中固定24 h后取材;然后依据病理标本制作标准步骤对前列腺组织进行标本制作(精囊腺组织全部取材并包埋和制片)。

1.2.2 病理形态观察 前列腺肿瘤累及前列腺周围组织定义为前列腺包膜侵犯;前列腺肿瘤累及侵犯精囊腺肌层定义为前列腺精囊侵犯。

1.2.3 前列腺癌病理分期 T1a期:临床检查无明显肿瘤,组织学检查偶发肿瘤,占切除前列腺组织比例<5%;T1b期:临床检查无明显肿瘤,组织学检查偶发肿瘤,占切除前列腺组织比例>5%;T1c期:前列腺临床检查无明显肿瘤,穿刺活检发现肿瘤,在一叶或两叶;T2a期:前列腺肿瘤累及前列腺一叶且范围<50%;T2b期:前列腺肿瘤累及前列腺一叶且范围>50%;T2c期:前列腺肿瘤累及前列腺两叶;T3a期:前列腺肿瘤侵犯前列腺外纤维脂肪结缔组织;T3b期:前列腺肿瘤侵犯精囊腺;T4期:前列腺肿瘤侵犯精囊腺以外的其他邻近结构或脏器[6-8]。

1.2.4 随访观察 对pT2病理亚分期的患者进行电话跟踪随访并记录。

1.3 统计方法

研究中各项数据均应用SPSS 17.0统计学软件进行统计学处理。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x±s)表示,符合正态分布及方差齐性,则组间比较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否则采用非参数检验;计数资料以(%)表示,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患者前列腺癌标该病理分期结果

在术后病理分期中,pT2期有25例(50%),pT3a期有15例(30%),pT3b期有10例(20%);其中在pT2期患者中,pT2a期占3例(12%),pT2b期占0例(0%),pT2c期占22例(88%)。

2.2 pT2病理亚分期的患者电话跟踪随访结果

结果显示,在对pT2病理亚分期的患者进行电话跟踪随访后,pT2a期与pT2c期患者均存活,存活率均为100%,两者之间的存活率,其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3 讨论

目前临床上对于前列腺癌的分期主要包括临床分期与病理分期两种,其中临床分期主要依据血液前列腺特异性抗原水平(PSA)、放射学检查结果、直肠指诊及前列腺针刺病理活检结果等多项指标进行综合分析评判;而其中病理分期则主要依据根治术后的病理检查结果、肿瘤病灶累及范围的不同等指标综合評判[9-10]。但因为在临床实际中,前列腺癌的侵犯范围无法通过现有的临床检查手段与方法得到准确判断,会引起前列腺癌根治术前的临床分期与病理分期不符,从而影响患者的整体治疗。该研究中50例入选研究对象在根治术实施前均临床评估为局限性的前列腺肿瘤,而在术后的病理检查中,可知因精囊腺侵犯的患者有26例(52%),因前列腺包膜侵犯的有24例(48%),而在术后的病理分期中,提示有25例(50%)患者为非局限性的前列腺肿瘤。在相关的临床报道中有文献指出,术后的病理检查中,因精囊腺侵犯的患者占48%,因前列腺包膜侵犯的患者占50%,术后的病理分期中,局限性前列腺癌根治术后大约有45%患者存在非局限性的前列腺癌,因此,该研究结果与相关临床报道结果基本一致。另一方面,西方人与亚洲人存在环境、基因的差异,前列癌的发病率及发病机制也有所不同,亚洲人在诊断时多为前列腺癌中晚期或已伴有广泛转移,预后要差于北美洲,这可能是本组数据增高的原因。这一研究结果,亦表明前列腺癌根治术后的病理能更为直接和客观的评价肿瘤大小和肿瘤的侵犯程度,也更能反映肿瘤的真实状态,对患者的预后评估和判断更有价值和意义。

当前,临床上已经得到公认的是前列腺癌患者肿瘤的侵犯程度与患者的预后有明确的相关性,而且这些病理特点直接影响患者术后治疗方案的选择,因此,临床医师识别这些病理特点尤其重要。

该研究中,其前列腺肿瘤组织的病理分期主要采用的是2002/2010年TNM分期系统,研究结果显示,在术后病理分期中,pT2期有25例(50%),pT3a期有15例(30%),pT3b期有10例(20%);其中在pT2期患者中,pT2a期占3例(12%),pT2b期占0例(0%),pT2c期占22例(88%)。在这一分期系统中,其分类依据仅仅是肿瘤病变累及的腺叶,表明这种分期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合理性或并不完善。肿瘤分期是一项系统而复杂的工作,目前临床上普遍采用的分期方法为TNM分期系统,作为一个合理可靠的分期标准,应同时满足以下条件:不同分期中,患者预后有明显差异;同一分期中患者的生存时间相似;早期患者的生存时间较晚期患者明显要高。该研究中显示,对pT2病理亚分期的患者进行电话跟踪随访后,pT2a期与pT2c期患者均存活,存活率均为100%,经过统计学软件分析,两者之间的存活率无明显差异性,表明pT2病理亚分期对患者的预后无明显提示意义,进一步说明pT2病理亚分期的分期依据并不十分完善,尚需要进一步优化改善。

综上所述,根治性前列腺癌术后的病理分期能更加直接、真实的反映前列腺癌的状态,对患者的预后评估和判断更有价值和意义;同时pT2病理亚分期的分期依据并不十分完善,尚需要进一步优化改善。但因该研究中前列腺癌病例数有限,随访时间较短,研究结果得出的结论可能存在一定的片面性,但这一结果并不能否认肿瘤分期系统对于前列腺癌的诊断及诊疗具有重要的作用。因此,多中心、大样本的循证临床研究,这将是我们进一步研究探讨的方向。

[参考文献]

[1] 唐志柳,白洁,顾丽娜,等.2000-2010年我国前列腺癌和乳腺癌流行状况的系统性综述[J].中国肿瘤,2013,22(4):260-265.

[2] 王云帆,龔苗子,缪琦,等.根治性前列腺癌病理分期及pT2病理亚分期的意义[J].临床与实验病理学杂志,2015, 31(2):178-181.

[3] 阚秀芳,赵丽晶,李倩,等.前列腺癌诊断模式与发病率的研究进展[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3,12(23):6069-6071.

[4] 张磊, 洪宝发, 张旭.前列腺癌病理分期的预测研究[J].中华保健医学杂志,2014,16(6):454-456.

[5] 吕志勇,吴志辉,吴小侯.前列腺癌根治术后病理分期、Gleason评分与术前血清PSA的相关性分析[J].第三军医大学学报,2012,34(1):78-80.

[6] 戴波,瞿元元,常坤,等.650例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患者的临床病理特征分析[J].中华泌尿外科杂志,2013,34(10):749-752.

[7] Maqi-Galluzzi C,EvansAJ,Delahunt B,et al. International societyof urological pathology(ISUP) consensus conference on handling and staging ofradical prostatectomy specimens.Working Group3: extraprostatic extension, lymphovascular invasion and locally advanced disease [J]. Mod Pathol, 2011, 24(1):26-38.

[8] Andreoiu M,Cheng L. Multifocal prostate cancer:biologic,prognostic,and the rapeutic implications[J].HumanPathol,2010,41(6):781-93.

[9] 朱再生,付强,徐礼臻,等.改良的保留神经根治性前列腺癌切除术30例[J].肿瘤研究与临床,2015,27(10):680-682, 686.

[10] 许清江,许恩赐,李梦强,等.前列腺特异性抗原密度对临床局限性前列腺癌术后病理包膜外侵犯的预测价值[J].中华泌尿外科杂志,2015,36(12):910-913.

(收稿日期:2017-02-2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