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地区环境公平影响因素实证分析 经济论文

王斌+乔丽霞

摘要:文章实证分析了影响地区环境公平的影响因素。结果表明“污染天堂”假说在中国不成立,产业结构是影响环境公平的关键因素,技术进步和人们的环保意识是影响环境公平的重要因素,城镇化率对环境公平的影响较小。

关键词:环境公平;固定效应模型;随机效应模型

“环境公平”概念最早起源于美国。随后国外学者对环境公平问题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群体间的不公平 。目前我国学者主要集中在环境公平的衡量问题上的研究,王金南等提出了基于GDP的中国环境基尼系数并以绿色贡献系数作为判断不公平因子的依据,钟晓青等从生态容量的角度重新定义环境基尼系数,并以绿色负担系数评价不公平性。然而,他们的分析主要是横剖研究,偏重于静态分析和评价,而没有考虑时间跨度,而且对于地区环境公平影响因素的研究甚少。

本文基于GDP、人口和生态容量建立衡量地区环境公平的指标。对影响环境公平的影响因素运用面板数据进行研究。

一、地区环境公平的衡量指标

(一)基于GDP的环境公平衡量指标

经济发展对环境的污染和能源的消耗,反映到总量上就是GDP。假设排放一定量的污染物(或是消耗一定量的能源),需要贡献相同的GDP,则污染排放(或能源消耗)分配是公平,否则环境就不公平。构建基于GDP的环境公平指标—经济贡献系数GCC。设Pi和Gi表示地区的污染物排放量(能源消耗量)和GDP,P和G表示全国污染物排放总量(能源消耗总量)和GDP总量即:

GCC越大表示该地区的经济效益或是能源利用率越低,公平性越差。一般将1作为界点,GCC>1,污染物排放(能源消耗)比例大于GDP的贡献率,表示该地区高能耗,高污染,为粗放经济发展模式,公平性差;GCC<1,GDP贡献率大于污染物排放(能源消耗)比例,表示该地区为绿色经济发展模式,能源利用率高,公平性好。

(二)基于人口的环境基尼系数

环境公平性依赖于人对于他所享受的环境或是受到的环境污染是否公平的感受。居住在同一地区的人享受的环境不同,就是对于人在环境上的不公平。因此构建了基于人口的环境公平指标——人口承担系数PUC。Pi设Ni和表示地区的污染物排放量(能源消耗量)和人口,P和N表示全国污染物排放总量(能源消耗总量)和人口总量即:

PUC越大表示该地区的人承担的环境污染(能源消耗)越大,公平性越差。

(三)基于生态容量的环境基尼系数

生态容量体现了自然环境或生态系统对污染物排放或是能源消耗的生态承载力。一般生态容量与耕地面积、森林面积和湿地面积成正比,但考虑到地区数据搜集较难,本文以土地面积代替生态容量。若相同的生态容量承载的污染物(能源消耗)不同,则会引发环境的不公平。因此构建了基于生态容量的环境公平指标——绿色负担系数GBC。设和表示地区的污染物排放量(能源消耗量)和人口,P和S表示全国污染物排放总量(能源消耗总量)和生态容量总量即:

GBC越大表示该地区的生态容量所承载的环境污染(能源消耗)越大, 在衡量环境污染和能源消耗上,选取工业废气排放总量、工业废水排放总量、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和能源消耗总量四个指标,分别计算四个指标的经济贡献系数、人口承担系数和绿色负担系数,然后取平均值分别得出平均经济贡献系数(简称经济贡献系数,用GCC表示)、平均人口承担系数(简称人口承担系数,用PUC表示)和平均绿色负担系数(简称绿色负担系数,用PUC表示),作为后文衡量地区环境公平的指标。GDP选取地区生产总量,人口选取年底总人口,生态容量选取土地面积。数据来自历年中国统计年鉴、中国能源统计年鉴和中国环境统计年鉴中1992~2011年31个省份的数据。

二、影响地区环境公平因素分析

影响环境公平的因素有经济、技术、政策、体制等,其中政策、体制等因素难以量化。为了方便研究,本文从五个角度出发,对影响环境公平变化的因素进行分析。

(一)城镇化进程

随着城镇化建设的加快,工业集中化在城镇化建设中的作用日益凸显。工业布局分为集中式和分散式,分散式工业布局可以有效利用自然环境的自净能力,分散环境污染,而集中式工业布局单位面积所产生的污染物更多。如果在城镇化建设中,仅仅是工业集中化,而人均GDP、环境承载能力、污染治理能力没有相应的提高的话,就会造成环境不公平。

(二)产业结构

地区产业结构的不同就会引起该地区的污染排放和能源消耗不同。第二产业中对于环境污染和能源消耗是最重的,尤其是化工业、矿产开发、重工业、金属冶炼等行业,如果该地区第二产业所占的比重越大,该地区的污染排放和能源消耗就会越多。

(三)技术进步

生产技术的进步,可以提高能源的利用率、减少污染物的排放。在生产总量相同的前提下,如果该地区的技术越进步,该地区的污染物的排放、能源的消耗会越少,环境就会越公平。

(四)贸易开放度

“污染天堂假说”主要指如果地区环境规制水平不同,污染密集产业的企业倾向于建立在环境标准相对较低的国家或地区,这些国家就成为污染的天堂。随着贸易自由化程度的提高,有些发展中国家或是经济落后地区为了促进地区经济发展,就会降低该地区的环境规制标准,这势必会导致一些高污染行业的转移。基于这个假说,如果地区贸易越开放,那么环境污染就会越严重,那么该地区的环境公平越差。

(五)环境保护意识

增强全民环境保护意识,能够使得环境污染得到有效治理,极大的节约能源,减少环境污染。以各地区人均受教育年限来衡量地区环境保护意识。一般受教育年限越长,人们的素质水平越高,环保意识越强。

三、环境公平影响因素静态面板数据模型分析

通过建立静态面板数据模型,在不考虑动态调整过程的前提下,研究环境公平与其影响因素间变量关系。重点研究不考虑随时间的变化的解释变量对被解释变量的效应随个体的变化。

(一)基于经济贡献系数的影响因素随机效应模型

经济贡献系数(GCC)是衡量地区环境公平程度的指标,作为被解释变量,城镇化率(urban)、第二产业贡献率(indus)、进出口总额占GDP比重(trade)、R&D经费支出占GDP比重(techn)和人均受教育年限(envir)作为解释变量。首先将模型设定为混合效应模型、变截距模型和变系数模型,得出(3)、(4)和(5)。

GCCit=α+β1urbanit+β2indusit+β3tradeit+β4technit+β5envirit+uit,(3)

GCCit=αi+β1urbanit+β2indusit+β3tradeit+β4technit+β5envirit+uit,(4)

GCCit=α+β1iurbanit+β2iindusit+β3itradeit+β4itechnit+β5ienvirit+uit,(5)

t=1,2,…,15;i=1,2,…,31

分别计算三个模型的残差平方和,进行F检验,依据检验结果选择变系数模型,但是通过模型估计发现其参数大多数不能通过t检验,模型没有任何解释意义,所以最后选择变截距模型进行估计。在此基础上进行Hausman检验,检验结果P值为0.1633,接受原假设,认为个体效应与回归变量无关,选择随机效应模型,估计结果在5%显著性水平下,只有indus和trade两个因素通过了显著性检验,即第二产业贡献率和贸易开放度是影响经济贡献系数的主要因素。从估计系数的符号来看,第二产业贡献率系数为正,即第二产业占GDP的比重越大,经济贡献系数越大,环境越不公平;而贸易开放度系数为负,即贸易越开放,经济贡献系数越小,环境越公平,与“污染天堂假说”描述的相反。

(二)基于人口承担系数的影响因素固定效应模型分析

将人口承担系数(PUC)作为衡量地区环境公平程度的被解释变量,解释变量不变。通过F检验和Hausman检验选择固定效应模型,认为个体效应与回归变量相关,估计结果在5%显著性水平下,所有因素都通过了显著性检验,说明五个因素都影响了人口承担系数。从估计系数的符号来看,城镇化率、第二产业贡献率的系数为正,即城镇化率越高、第二产业占GDP比重越大,人口承担系数越大,环境越不公平;而贸易开放度、技术进步和环境保护意识的系数为负,即贸易越开放、科学技术越进步、人们的环境保护意识越强,人口承担系数越小,环境越公平。

(三)基于绿色负担系数的影响因素固定效应模型分析

将绿色负担系数(GBC)作为衡量地区环境公平程度的被解释变量,解释变量不变。通过F检验和Hausman检验选择固定效应模型,估计结果在5%显著性水平下,除了城镇化率外,其他四个因素都通过了显著性检验,说明城镇化率不影响该地区的绿色负担系数。从估计系数的符号来看,第二产业贡献率的系数为正,即第二产业占GDP比重越大,该地区绿色负担系数越大,环境越不公平;而贸易开放度、技术进步和环境保护意识的系数为负,即贸易越开放、科学技术越进步、人们的环境保护意识越强,绿色负担系数越小,环境越公平。

四、结论

1. “污染天堂假说”在中国不成立。贸易开放度是影响环境公平的重要因素,并非“污染天堂假说”所推断的那样,而是贸易越开放,该地区的环境公平越好,尽管贸易开放会使国外一些污染企业转移到该地区,但更多的是促进该地区的经济发展。因此在开放地区贸易的同时,应严格企业环境标准。

2. 产业结构是影响环境公平的关键因素。第二产业作为三次产业中的高污染、高消耗产业,其贡献率的高低直接影响该地区的污染排放和能源消耗,贡献率越高,地区环境公平越差。所以要提高该地区环境公平性,需要从转变该地区的产业结构出发,由传统的“二、三、一”向“三、二、一”转变。

3. 技术进步和环保意识是影响环境公平的重要因素。在以人口承担系数和绿色负担系数衡量环境公平时,技术越进步、人们的环保意识越强,该地区的环境公平性越好。所以要提高地区环境公平性,需要在加快生产技术进步的同时提高素质教育水平。

4. 城镇化率对环境公平的影响较小。城镇化率只有在人口承担系数衡量环境公平的时候是影响因素,而且系数为正,表示城镇化率越高,该地区环境公平性越差。所以在加快城镇化建设的同时应注意环保和污染治理。

参考文献:

[1]钟茂初.环境公平问题既有研究述评及研究框架思考[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2(06).

[2]王金南.基于GDP的中国资源环境基尼系数分析[J].中国环境科学,2006(01).

[3]钟晓青.基于生态容量的广东省资源环境基尼系数计算与分析[J].生态学报,2008(09).

*基金项目:北京市教委社科计划重点项目(SZ201411232023)。

(作者单位:北京信息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