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张型心肌病(DCM)患者心电图碎裂QRS(fQRS)波的临床价值 医学论文

袁永杰+汪俊元

[摘要] 目的 探索扩张型心肌病(DCM)患者心电图碎裂QRS(fQRS)波的临床价值。 方法 方便选取2015年8月—2016年12月期间收治100名健康体检者(对照组)、100例扩张型心肌病患者(观察组)为探索对象,对受检者进行12导联心电图检测,分析心电图碎裂QRS波在扩张型心肌病患者中的预判价值。 结果 观察组受检者fQRS发生率(60.00%)明显高于对照组受检者(P<0.05),同时对观察组患者进行深入研究,发现观察组的无fqrs患者6><0.05)。结论>

[关键词] 扩张型心肌病;心电图;碎裂QRS

[中图分类号] R54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0742(2017)05(a)-0192-03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in patients with dilated cardiomyopathy (DCM) fractures in electrocardiogram QRS (fQRS), the clinical value of the wave. Methods Convenient selection August 2015 to December 2016 were treated 100 cases of healthy physical examination (control group) and 100 patients with DCM (observation group) for exploring object, of all the subjects of 12-lead electrocardiogram detection, analysis of fractured electrocardiogram QRS wave forecasting value in patients with dilated cardiomyopathy.6Observation group client fQRS incidence(60.00%) patients i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e control group(P<0.05), and at the same time to conduct the thorough research to the observation group of patients, found that the observation group of patients with fQRS 6 minutes walking distance (356.14±54.36) m, NYHA heart function classification (2.75±0.69), the incidence of cardiovascular events (5.00%), LVEDD (41.02±3.65) mm, LVESD (35.69±2.45) mm, LVEF (49.34±5.36) % were superior to fQRS group (P < 0.05). Conclusion Fractured electrocardiogram QRS (fQRS) wave has certain diagnostic value in patients with dilated cardiomyopathy.

[Key words] Dilated cardiomyopathy. Electrocardiogram; Fragmented QRS

扩张型心肌病是原发性心肌病,属于非缺血性心肌病,主要临床特征为左室收缩功能障碍和心脏扩大,若未及时干预,可并发心源性死亡和恶性室性心律失常。而一项简便、有效的诊断方式在扩张型心肌病患者中尤其重要,不仅能够及时发现患者病情,还能够为临床治疗提供依据[1]。有研究表明,扩张型心肌病患者病情进展与碎裂QRS有关,而在扩张型心肌病患者早期实施心电图碎裂QRS检测,能够了解患者病情进展,改善预后,延长患者生存期[2]。为了探索心电图碎裂QRS波在患者病情中的预测效果2015年8月—2016年12月期间收治100名健康体检者、100例扩张型心肌病患者为研究对象,且对受检者进行了心电图检查,分析LVEF、心律失常情况,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该次的探索对象为方便选取100例扩张型心肌病患者、100名健康体检者,所有受检者均在2015年8月—2016年12月期间收治。其中扩张型心肌病患者为观察组,健康体检者为对照组。排除标准:排除肺源性心脏病和先天性心脏病者;排除存在高血压病史和冠心病史者;排除心肌炎、肥厚型心肌病、瓣膜性心脏病者;排除存在预激综合征、起搏心律者。观察组受检者平均年龄为(51.78±5.36)岁,26例为男性患者,24例为女性患者。对照组受检者平均年龄为(51.53±5.74)岁,27名为男性患者,23名为女性患者。两组受检者各项资料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 方法

对所有受检者进行12导联心电图检测,选用的心电图仪为GE MAC1200ST型号。fQRS诊断标准:①同一个患者的同次心電图检查,显示为不同导联,且fQRS波呈现为不同形态;②患者在冠状动脉供血区域对应的导联上出现多相或三相fQRS波;③不完全性束支传导阻滞和室内传导阻滞;④患者心电图中的QRS波时限未超过120 ms;⑤患者存在Q波多个顿挫、切迹或单个顿挫、切迹,且呈现为Qr型QRS波;⑥QRS波为多相波或三相波,部分患者可出现典型RSR型,S波多发生在S波底部,多相波主要是由S波和R波的多个切迹、顿挫形成。对受检者进行3个月的随访,评价患者心血管事件发生率,且通过检测患者超声心电图和24 h动态心电图,获得LVEF、心律失常情况。

1.3 观察指标

对比两组受检者fQRS发生率后,随访3个月,对比观察组患者伴有fQRS和无伴有fQRS患者的6分钟步行距离、NYHA心功能分级、心血管事件发生率、LVEDD、LVESD、LVEF。

1.4 统计方法

使用SPSS 19.0统计学软件处理,计量资料采用(x±s)表示,进行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n(%)]表示,进行χ2检验, 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观察组受检者中60例出现fQRS,40例未出现fQRS,对照组受检者中,12例出现fQRS,88例未出现fQRS,相比之下,观察组受检者fQRS发生率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1。

无fQRS组患者6 min步行距离、NYHA心功能分级、心血管事件发生率、心功能指标均优于fQRS组患者(P<0.05),心血管事件发生率有fQRS国25.00%,无fQRS为5.00%,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6.803 7,P<0.05),见表2。

3 讨论

2006年,Das等[3]首次正式地提出fQRS的概念,并认为fQRS是由于心肌瘢痕组织内存在有散在的活的心肌细胞,导致心室肌除极向量异常,从而在心电图上出现碎裂状的心室除极波群,并认为其对陈旧性心肌梗死的诊断较病理性 Q波更为敏感。但当时fQRS波群时限限定在120 ms以内。2008年,Das等[4]对fQRS的定义进行了扩展,发现时限>120 ms的fQRS波群,即宽QRS波群包括束支阻滞、室性早搏、室内传导阻滞及起搏心律等亦为心肌梗死患者病死率的独立预测因素,并将其定义为宽碎裂QRS波(f-QRS)。目前临床学者,常认为心室非同源性除极可引起fQRS波群的切迹和顿挫,同时也是心肌纤维化、瘢痕的主要原因之一。而心肌去极化过程方向的改变可因为各种因素引起,大部分是由于心室电活动不协调所致,从而形成fQRS波群电生理基础[5]。同时有学者认为,fQRS是由于局部瘢痕、心肌缺血导致心室肌不均匀被激活所致,目前fQRS发生机制尚未明确,但部分学者认为,其与多灶性梗死、梗死区周围阻滞、梗死区内阻滞、局部心肌瘢痕有关[6]。

扩张型心肌病的特点是心腔扩大而室壁厚度改变不明显,病理特征是弥漫性心肌变性和坏死,常常累积整个心脏。扩张型心肌病病变可累及心肌工作细胞,可造成各种心律失常,降低心室收缩功能和心脏扩张,从而累及多个系统,包括室内传导阻滞[7]。大部分扩张型心肌病患者出现fQRS波时,并不是单纯性的束支阻滞,而是浦肯野系统和心肌细胞的变性纤维所致的电传导障碍,最终引起机体合体细胞分裂,导致心电图QRS波的增宽[8]。而该次研究中,发现扩张型心肌病患者fQRS发生率明显高于健康体检者,其主要是由于fQRS和心肌纤维瘢痕、坏死有关。同时对于扩张型心肌病患者进一步研究发现,存在fQRS波组,其心肌扩张程度高于无fQRS波组,心功能多项指标均有所下降。因此临床工作中应将其作为诊断扩张型心肌病患者主要指标,同时配合B超检查,能够了解患者病情进展。

心肌病患者室性心律失常是心肌瘢痕组织发生的折返基础,属于心源性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曾有研究表明,存在fQRS波的扩张型心肌病患者发生房颤、房室传导阻滞及各种室性心律失常的几率明显高于无fQRS组[9]。该次研究亦证实扩张型心肌病患者左室收缩功能障碍,fQRS组LVEF较无fQRS组明显降低。至于存在fQRS组的扩张型心肌病患者的心血管事件发生率有所增高,可能于左室收缩障碍、及各种心律失常共同作用的结果。

林晓明,杨希立,刘鹤龄等学者在《碎裂QRS波对扩张型心肌病患者预后的预测价值》[10]一文中,对100名健康体检者和166例扩张型心肌病患者实施12导联心电图检查,其结果表明,扩张型心肌病患者中fQRS发生率(59.04%)明显高于健康体检者(18.00%),68例扩张型心肌病无fQRS,同时扩张型心肌病fQRS组患者总体不良事件发生率(39.80%)高于无fQRS组患者,其研究结果该院研究结果大致相同。该院具体结果为:观察组受检者fQRS发生率(60.00%)也明显高于对照组受检者fQRS发生率(12.00%),同时观察组的fQRS组患者心血管事件发生率(25.00%)高于无fQRS组患者(P<0.05)。由此说明,fQRS波容易产生折返激动,从而引发机体出现心律失常,因此临床学者常见fQRS作为预测因素,判断患者心血管事件发生率。

综上所述,对扩张型心肌病患者实施心电图检查,加强碎裂QRS(fQRS)波的分析能够及时了解患者心功能,正确判断预后。对提高疾病诊治水平起到重要作用,因此值得推广。

[参考文献]

[1] 迟田丽,李敬田,于玲,等.非缺血性扩张性心肌病中碎裂QRS波与恶性心律失常的相关性[J].中华保健医学杂志,2014,16(4):267-269.

[2] 魏炜,王志荣.扩张型心肌病患者碎裂QRS波的临床分析[J].江苏实用心电学杂志,2013,22(4):694-696.

[3] Das MK,khan B,Jacob S,et al.Significance of a fragmented QRS complex versus a Q wave in patients with coronary artery diaease[J].Circulation,2006,113(21):2495-2501.

[4] Das MK,Suradi H,Maskoun W,et al.Fragmented wide QRS on 12-lead ECG:a sign of myocardial scar and poor prognosis[J].Circ Arrhythm Electrophysiol,2008,1(4):258-298.

[5] 黄慕坚,吴静,林雨芳.碎裂QRS群对扩张型心肌病进展的预测价值[J].临床医学,2017,37(1):24-25.

[6] Mishima T,Takeuchi Y,Nakaoka M,et al.Analysis, Design, and Performance Evaluations of an Edge-Resonant Switched Capacitor Cell-Assisted Soft-Switching PWM Boost DC&;amp;amp;#x2013;DC Converter and Its Interleaved Topology[J].IEEE Transactions on Power Electronics,2013,28(7):3363-3378.

[7] 陆娟,钱大钧,戴敏,等.斑点追踪成像评估扩张型心肌病伴碎裂QRS波患者心室同步性及心功能的变化[J].中国超声医学杂志,2014,30(4):336-341.

[8] 张颖,王晓,刘兴鹏,等.健康成年人和肥厚型心肌病患者碎裂QRS波群的分布规律与特征[J].中国心血管病研究,2016, 14(9):784-788.

[9] Madias JE..Comparison of lead aVR " net QRS area" and " peak.to.peak amplitude" as indices of all limb electrocardiogram leads: Implications for the diagnosis, management, and follow-up in patients with heart failure[J].Medical engineering and physics,2012,34(8):1037-1040.

[10] 林曉明,杨希立,刘鹤龄,等.碎裂QRS波对扩张型心肌病患者预后的预测价值[J].实用医学杂志,2015,31(2):225-227.

(收稿日期:2017-02-0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