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引言

  伴随着知识经济发展以及信息时代的到来,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知识在企业中所发挥的作用日益显现。企业知识理论学派认为所谓企业就是各种知识的有机组合体,知识的不可模仿性和稀缺性是企业长期保持竞争优势的来源,在企业中,无形的“资本”与有形的“资本”同样对促进企业创新、提高企业绩效和加快企业的发展起着重大的作用。董事会作为连接企业内外部环境的桥梁,是公司重要的信息来源和资源渠道,为公司起到了重要的“智库”作用。具有较高知识储备的董事会高效优质的发挥其咨询职能,为企业的创新发展掌舵启航。本研究从董事会这一视角入手,探讨董事会知识储备如何对于企业绩效产生影响。同时,我国企业正处于经济转型的特殊时期,在独特的制度环境下面临着更多的不确定性,企业的所有权性质的不同也会影响到董事会人力资本在企业绩效提升中所发挥的作用。此外,不同经营状况下的企业,盈利能力的差异也会进一步反馈在董事会成员利用其人力资本优势,通过对企业的战略引导,从而在对企业绩效影响上表现出相应的差异。本研究对这两个方面因素的影响也做出了相应的研究。

  二、 文献梳理与假设提出

  所谓人力资本,主要指在企业经营活动中以知识为主体进行参与并为企业创造价值的资本形态,是一种潜在的、无形的、动态的、能够带来价值增值的价值。相对于传统的物质资本,在知识经济时代,人力资本是知识型企业最为重要的资源。资源理论认为企业的高管属于企业的专用性人力资本,而企业的人力资本具有稀缺性、不可再生性等特点。作为公司决策的最高机构,董事会是公司治理的核心机制,董事会对企业战略的责任承担具有合法性,并决定了公司未来的发展。董事会人力资本在企业中主要体现的方面就是董事会成员能力地发挥,这主要以董事会资本为依托,董事会成员能否利用自身的知识技能、专业经验,有效地履行监督控制、战略咨询以及资源依赖等职能。而董事会人力资本在董事会成员的能力发挥中的体现与董事会职能的履行程度也有着密切的关系。董事会成员的教育背景、技能水平、工作经验都是董事会成员自身能力的职能发挥的资本,即董事会人力资本的体现,董事拥有的能力越多越强,在进行公司的战略决策就愈发有效,企业的绩效就会好。并且董事会内部成员间的信任与沟通,有利于其专业技能和知识能力的充分发挥,保障企业战略能够在董事会的建议与监控下的有效制定和实施,因此对于企业的绩效有着积极的影响。

  经济新常态是当前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也是未来经济发展战略的重要依据。经济新常态下,新的制度环境,促进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目前中国正处于转型经济时期,面对着转型经济时期独特的制度环境,与成熟制度环境下的市场经济不同,面对着高度的不确定性,而所有权形式的多样性也是转型经济时期企业的一项重要特征,不同所有权形式的企业在战略目标上有所不同。因此,所在企业的所有权性质不同,董事会人力资本对于企业绩效影响作用效率的发挥程度也不尽相同。同时,企业的盈利能力代表了一个企业的生产经营状况以及经济效益的好坏。金碚和李钢(2007)认为,企业的管理水平对企业盈利水平的提高有着重要的作用,盈利能力在一定程度上是企业的竞争力的客观反映。因此,盈利水平不同表明了企业见的竞争水平的差异,也就是对企业的战略决策效果的客观反应,同样企业盈利水平也是企业战略决策者行为的客观体现,与企业的战略决策层面,即董事会成员的知识结构,行事能力之间有着密切的互动影响。

  1. 董事会人力资本对企业绩效的影响。所谓董事会人力资本就是董事会成员知识水平以及能力的体现,是董事会成员贡献给董事会的知识、技能、经验和专业技能等多元化组合,本文中关于董事会成员的知识水平主要从董事会成员的受教育水平和职称背景衡量。管理人员平均学历水平体现出管理者较高的知识素养和学习能力,并且有较强的创新意识。(安同良,2003/2004)。高学历的董事意味着拥有更多的知识储备,以及更强的学习能力,因此也就能够很好的应对外界环境所带来的挑战。而董事会成员获得的职称身份则代表着董事会成员掌握了相关行业的先进知识经验。董事会成员的学历教育和职称认证都会影响其认知方式、知识积累以及获取和处理信息能力,左右个人选择偏好,进而影响董事的战略选择偏好(Jensen &Zajac,2004)。孙海发等(2006)研究认为,高管团队的平均教育水平对公司绩效有一定影响,研究指出拥有较高的人力资本的团队平均受教育程度也更高,因此可以有效的利用管理手段和技术创新等来提升企业绩效。Ballot等(2001)研究指出,管理人员技术专业水平的高低能够影响其对新技术和新流程的使用和生产力转化,进而降低公司成本,开发公司新的产品线,提高产品附加值和培养新的客户群,因此对于企业绩效有促进作用。公司管理人员知识水平较高对公司业绩将会有促进作用。同时,管理人员技术专业水平的高低能够促进新技术和新流程的使用和生产力转化,对于公司业绩有促进作用。因此,本文假设:

  假设1a:董事会成员平均学历水平对企业绩效有促进作用;

  假设1b:董事会成员技术职称水平对企业绩效有促进作用。

  2. 企业所有权性质的作用。现代企业制度中,董事会代表着企业的决策层面,企业的所有权性质在公司治理机制中发挥着重要的机制,不同所有制企业,董事会发挥作用的效用也不同,从而对于董事会在企业中所起到作用的发挥程度也有影响。国有企业董事会成员选拔并不依靠市场机制而是依靠行政任命(李卫宁、郭月娟,2011),故董事会个人能力与公司业绩之间相关性应当并不强烈。并且国有企业管理人员任用机制的非市场化,包括技术或者运营类高级管理人才任用可能受到非技术能力的影响,任用非技术专业学历出身的人员。而相反的,一些技术学历人员担任非技术管理人员的几率也远远大于私营企业(李新春、苏晓华,2001)。故此假设:   假设2a:董事会成员平均学历水平对国有企业绩效的促进作用低于私营企业;

  假设2b:董事会成员技术职称水平对国有企业绩效促进的作用低于私营企业。

  3. 企业盈利能力的作用。知识经济是以知识与智力资源为基础的经济,知识经济时代企业的盈利能力是对企业战略制定与实施的客观反映,也是同时也是对企业先前经营活动效果的系统性反映,进一步全面客观的反映企业综合盈利状况以及未来盈利发展趋势,可以帮助企业的战略制定者,及时有效的发现问题,进而预测未来和引导结果。

  从企业盈利能力角度,高学历的管理人员,特别是公司外部延请的高学历经理人,对于亏损企业而言更能被利益相关人接受,“合法性”更强(Zimmerman et al.,2002)。亏损企业在亏损条件下也更倾向于雇佣和更换学历更高的管理人才。并且在盈利企业中,其企业盈利与技术应用和管理人员技术能力有较强的相关性,而亏损企业也与技术落后有关(何强、陈松,2011)。在盈利企业中,管理人员的专业技术才能的业绩转化能力更强,管理人员专业技术才能对于企业业绩的促进作用更强。因此本文有如下假定:

  假设3a:董事会成员平均学历水平对于亏损企业业绩的促进作用高于盈利企业绩效促进作用;

  假设3b:董事会成员技术职称水平对于盈利企业业绩的促进作用高于亏损企业绩效促进作用。

  三、 实证分析

  1. 数据来源与变量设计。本文选取了410个上市公司2011年~2013年公布的年度报告中的上市公司相关数据,其中上市企业包括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企业,共1 410个观测值。本文利用上市企业公布的公司董事会成员受教育水平进行评分,得到公司董事会成员教育程度异质性,评价不同教育水平和程度的公司董事合作对于公司业绩的影响作为自变量。并且为了排除内生性,优化模型效果,本文对企业绩效按照行业中位数进行了标准化处理,取对数作为因变量。仅仅使用以上变量无疑会产生内生性问题。因此根据Hermalin和Weisbach'sBlackwell(1998)的研究,本文选取了公司资本负债率、公司销售成本、公司管理成本、公司上市时间、公司成立时间和行业虚拟变量作为控制变量。具体变量内容如下:

  (1)自变量。①董事会中高学历成员比例(Hdegree):当期董事会中有本科以上学历人员与全体董事会成员比例;②董事会成员中有专业技术职称人员比例(Tdegree):当期董事会中有技术学历人员与全体董事会成员比例。

  (2)因变量。企业绩效(ROA):总资产回报率,按照行业中位数进行了标准化处理,并取对数。

  (3)控制变量。①公司销售成本(Sale)依据公司发布的当财年公司资产总额为准,单位为元;②公司管理成本(Management)依据公司发布的当财年公司资产总额为准,单位为元;③公司资产负债率(Cdr)公司当年总负债/公司当年总资产,为百分率;④公司上市时间(Pyear)当期所在年份减去公司上市年份,单位为年;⑤公司成立时间(Byear)当期所在年份减去公司成立年份,单位为年;⑥行业虚拟变量(Dumsic)公司所涉及行业虚拟变量。

  2. 模型构建。基于2011年~2013年上市企业面板数据和相关变量,本文利用面板数据Tobit方法建立面板回归模型如下:

  除了全部数据的回归外,本文进一步对数据进行了分组,按照公司的产权性质以及公司的盈利水平为标准分为了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和亏损企业、盈利企业这四组。之后对这四种子类别数据进行回归,对董事会人力资本在这四组条件下对企业业绩产生的效应进行估计和分析,结果以及分析将在。

  四、 结果分析

  1. 相关性分析。根据相关性分析的结果,本文发现董事会成员中高学历成员比例、董事会成员中有专业技术职称人员比例这两个变量都在10%水平下显著,董事会成员中有专业技术职称人员比例在1%水平下显著,并且其相关系数均为正数,这初步证明了我们的两个主要假设。另外,本文所选取的控制变量其相关系数都有较好的显著性,可以说明控制变量选取得当。

  2. 实证结果检验。本文利用STATA12.0对所预设的模型进行了回归,模型回归Wald chi2统计量和对数似然统计量统计值都较大,拟合效果和模型整体显著性程度良好。通过回归结果发现董事会中高学历成员比例以及具有专业技术职称人员比例对于公司业绩有着正向的作用,因此假设1a、1b成立。

  通过对股权所有制形式进行分组的子样本回归发现,私营企业董事会中高学历成员比例促进公司绩效,而国有企业则相反。由此可见非市场化的国有企业管理人员任命和选拔方式并没有实现人才,特别是高学历人才的合理安置和使用,国有企业存在管理人才任用上的学历信号失真(龚玉池,2001)。同时,私营企业的董事会成员中有专业技术职称人员比例同样促进企业绩效,而在国有企业中则无影响,可见国有企业的管理人员选拔方式,对于科技人才也并未能很好的发挥其专业优势和作用,假设2a、2b得到验证。

  另外,通过对盈利能力条件进行分组的子样本回归发现,亏损企业董事会中高学历成员比例促进企业绩效,而在盈利企业中则无影响,假设3a成立。对回归系数进行Z值检验,发现在亏损企业和盈利企业中对绩效的影响并不存在差别,因此有假设3b未通过检验。这主要是由于亏损企业中技术人才对绩效的影响更多的在于亏损企业缺乏合格的技术人才而未能对技术人才的技术能力充分利用,其内部技术人才的效率与盈利企业并无显著的区别。

  五、 启示与讨论

  通过对410个上市公司2011年~2013年间上市公司的数据进行回归分析,本文发现董事会成员学历水平和职称水平均对企业绩效有促进作用;并且在国有企业中,董事会成员平均学历水平和技术职称水平的促进作用低于私营企业;而在亏损企业中仅董事会成员平均学历对企业绩效的促进作用高于盈利企业。这说明董事会成员的教育背景、技能水平、工作经验这些董事会专业技能和知识能力的储备可以保障董事会成员自身能力的职能发挥的资本,进而有助于董事会成员在进行公司的战略决策行为时的有效性,提升企业绩效。   从追求经济的高速增长到今天的新常态,深化改革是解决新常态下中国企业改革面临的新问题的关键。知识是先进企业竞争优势的核心所在转换思维,适应新常态,在当代企业中,优化公司治理机制,强化公司治理效率的关键是加强董事会建设,其中对董事会的知识资本的储备尤为重要,打造“知识型”董事会,是董事会成员在企业战略决策的日常参与行为中,充分发挥其“智库”本色,有助于有效的发挥董事会成员在企业中的咨询建议职能,进而保障企业战略决策的科学性和有效性,有助于企业绩效的提升。同时考虑到转型经济时期企业所面临的不确定性,如何提高国有企业中董事会战略参与的合法性,激发国有企业董事会人力资本在提升企业绩效中所起到的促进作用也是国有企业治理所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

分享:

经济新常态下董事会人力资本与企业绩效研究论文_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