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金融监管制度缺陷、经济下行和供给侧改革带来的经济阵痛,2015年报显示五大国有银行利润增速下滑明显,不良贷款则持续攀升。国有商业银行不良资产规模陡增,业已成为业界瞩目的焦点难题。不良贷款余额和比例持续“双升”之外,代表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计提充足与否的指标――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亦有显著降幅,正逼近150%的监管“警戒线”。

  一、不良资产的成因

  在我国银行体系中占主导地位是国有商业银行,其对金融体系的稳定发展起着至关重大的作用。国有商业银行的资产结构单一,划分为不良资产和可营运资产,而不良资产主要集中在贷款这一资产项目。按规定,商业银行应按风险程度将贷款划分为正常、关注、次级、可疑和损失五种,前两种和后三种分别称为正常贷款和不良贷款。近年来,国有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大量累积的缘由有:

  (一)国有企业与国有商业银行之间存在委托代理问题

  一直以来,由于“共同产权主体”和主办银行制度约束,国有商业银行对国有企业的监督不仅不能减少“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反而有加剧的可能。资本市场中,政府为推进国有经济的发展,借助行政手段迫使国有商业银行向国有企业贷款,但贷款企业未必合乎贷款条件。此种扭曲市场的政府干预的恶果便是国有商业银行信贷对象单一,使得风险加剧。

  (二)宏观经济政策引致的波动

  房地产市场的风险中国银行业稳定的威胁之一。由于银行业对房地产抵押物关联性极强,而且房地产业和其他产业关系密不可分。虽然房地产开发贷不良贷占不良贷款总额比重仅3%,目前来看并非罪魁祸首,但高负债经营的房地产市场的巨大泡沫还是为不良贷款未来的激增埋下了伏笔。

  (三)金融监管乏力

  近年来我国金融监管工作不断加强,但仍存在监管目标错位、重心不明确和方式单一的缺陷。尤其在于未能明确国有商业银行管理层的职责所在,缺乏对其绩效行之有效的评估手段。

  (四)粗放式经营

  国有商业银行风险观念淡薄,遵循粗放型的经营方式,导致时常无法真正抓住产业发展的机会,到事后调整的时候银行往往已积累了大量的不良资产。

  (五)经济改革的影响

  在中国经济新常态下,中国经济正经历供给侧改革的持续深入,产能过剩、去杠杆、去库存的影响也逐步显现。在经济的下行期,随着中国经济下行和产业结构调整,钢铁、水泥等产能过剩行业面临严峻的经营压力,破产、逃债等情况增多,导致银行资产质量承受的压力不断上升,坏账风险和不良贷款也持续攀升。

  二、不良资产的应对措施

  (一)银行重组和企业重组

  其一,银行重组,即经由各种手段提高进行重组的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以达到改善经营、增加盈利能力的目的。具体方式包含银行之间的组合、兼并、资金注入等。其二,对债务企业资产重组。部分不良贷款的企业尚存诸多可借以利用之处,是不错的收购对象。在政府参与下,贷款银行可采取如兼并、企业承包、企业出售、出售抵押品等方法来对债务企业资产重组,以有效盘活其不良资产。

  (二)政府注资

  现阶段,不良资产对银行的安全经营造成严重威胁时,中央政府可为银行注入资本金,以提高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稳定银行的安全经营水平。但此途径是的牺牲品是政府负担的巨额财政压力,“大而不倒”便是这方面的惨痛教训。具体而言,方法主要有两种:一,银行接受政府的直接注资,即政府通过向银行注入资本金增加对银行的股份所持比重;政府购买银行可转换债券;政府向银行提供长期贷款等。二,政府发债,政府发行债券与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交换,以降低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总量,提高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以实现第三版巴塞尔协议对核心一级资本、一级资本和总资本分别达到7%、8.5%和10.5%的安全要求。

  (三)债转股

  由政府成立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充当投资者,将银行原来的不良资产兑换成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对债务企业的控股权。其一,债转股后能减轻企业的利息负担,降低其负债比例,提高其获得外部融资的能力;其二,债转股能使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参与到公司重大事务决策中,往往能从根本上改善企业经营管理机制,帮助企业走出财务困境。

  (四)资产转移

  若一家商业银行回收贷款能力有限,可将其以一定折价率转让给其他实力雄厚的第三方金融机构。此方式最大优点在于能在短时间里将不良资产进行转卖,获得资金。现如今,常对于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引进外资,依托更雄厚的金融实力,帮助化解不良贷款危机。

  (五)金融创新

  如今,金融衍生品和金融创新层出不穷。产生于20世纪70年代美国房贷市场的资产证券化(SPV)便是化解商业银行不良信贷的创新之一。对不良资产进行证券化处理是将多个不良资产进行成系列的组合、包装,使之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能带来比较恒定的现金流,以此为前提,采取一定的信用增级,待其信用等级加强之后,将此组资产预期带来的现金流的所有权转变为信用质量较强、可在资本市场上流通的债券型证券的手段。可以预见,资产证券化将成为我国商业银行未来化解不良资产的“重头戏”,但应防范证券信息披露不完备带来的银行和投资者之间信息不对称。此外,商业银行应持续改善风险管理技术,如目前已有银行把现有的风险应对经验和“大数据技术”互相融合,以获得对债务企业和金融资产的风险评估和及时预警,对风险采取行之有效的控制。

分享:

国有商业银行不良资产成因与对策论文_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