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柳新

秦安发现四周一片荒芜。延绵的山脉如同蛰伏在黑暗中的巨兽,等待着将误入其领土的猎物吞入腹中。

有个男孩在不停地奔跑。寂静的荒原将脚步声凸显的尤为清晰。不知什么时候,秦安发现自己正跟随在男孩身边在荒原上奔跑。

男孩并没有对身边多出来的人表示惊讶,只是看了她一眼。秦安问:“你好,请问这是哪里?”答:“荒原。”问:“你在做什么?”

答:“追风筝。”秦安抬头看了一眼,几颗零落的星星挂在天上,借着微薄的光,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影子。

“为什么不等它掉下来呢?”男孩疑惑地看了她一眼说:“这里的风筝中途是不会掉下的。”轮到秦安疑惑地问:“那你如何追到它?”

男孩平静地说:“我要去风都,那里是风的归宿,所有的风和风所携带的都会落在那里。”秦安还想再问些什么,男孩却带着拒绝回答的表情。悠扬的小提琴声从远方传来,秦安睁开了眼睛。原来是个梦啊。

“秦安,还是来这么早啊。”秦安放下琴笑笑:“齐老师好。”“哎,好。”齐老师点点头:“坐下歇会吧,今年高二了吧?”秦安微微一愣地回答“是的。”

齐老师似是感慨:“现在的孩子难得像你有恒心的,不容易啊。”

秦安抚摸着琴,神情淡然地说:“可能是因为喜欢吧。”“对了,今天会来个新同学,你们可以互相作个伴,也是高二的,名字叫沈安。”

是夜,秦安的日记本上只有一句话:天才的名字叫沈安,一曲惊人的沈安。四周又是浓郁如墨的黑暗,脚下泥土冷硬似铁,透出树叶被踩碎的声音,秦安默默跟在男孩身边。前面有一星橘色的光,男孩加快了步伐。一个木屋的轮廓在眼前逐渐清晰,男孩敲了敲门。

门开了些许,屋子的主人伸出头,打量了他们几眼,让他们进来。秦安环顾四周,有刀,有弓箭,还有酣睡的狗,应该说这是个猎人的住所。猎人端了两杯水放在他们面前,问:“你们这是要去哪?”男孩沉默着,秦安代他回答:“风都。”“去那里做什么?是不是听别人说的,失落的东西都会被风卷到那里?”秦安看了男孩一眼,言简意骇地回答:“是。”猎人摇着头说:“孩子,别傻了,那些话都是哄人的。这世上就没有活人见过风都。回家吧,回家比什么都好。”

猎人见他们沉默着不回答,指着墙上的猎刀说:“我原来也想找到传说中最锋利的猎刀,成为世上最好的猎人,结果到了最后什么也没有,全是骗人的,还荒废了大好时光。”男孩站起来看着猎人说:“你把原因归结为没有找到锋利的猎刀,而没有成为世上最好的猎人,我和你不一样。”猎人一时哽住,很快又道:“你这孩子能有什么不一样?我是怕你将来后悔,好心劝你,趁年轻赶紧回去走正道。”

男孩没有说话,径直走到壁炉前坐下,脸色平静,眸中却跳跃着炽热的火光。秦安早早去了琴房,琴房里背对自己练琴的是沈安。秦安一时愣在那里,沈安却对她笑了笑:“你也来这么早。”秦安点点头,问她:“你一直这么练琴吗?”“嗯,一直如此。”沈安接着说:“我记得你叫秦安。”秦安愣了下,没想到她会记住自己的名字。沈安又自言自语地说:“秦安,你很喜欢小提琴吧。”秦安目光笃定地点了点头:“嗯。”沈安又笑了:“其实我很羡慕你。”秦安被惊得无语发愣,天才沈安会羡慕我?沈安似乎很信任她,说道:“我最喜欢的是二胡,曾经练过很久,也许没有天赋,大家都劝我放弃,我也想放弃,然后就确实放弃了。”

沈安看着秦安,露出微笑,继续说:“秦安,你这么喜欢小提琴,能够坚持练习下来,这样真好。”

真好吗?还是说,其实因为没有天賦而无法练好?秦安想不明白。

耳边风声呼啸,风幻化出万千形貌从四面八方涌来,面前巍然伫立的竟是一个水晶城堡,光华流转,七彩缤纷,有风凝聚成的精灵在城堡四周飞舞盘旋。秦安的脑子如同被惊讶掏空一般,长久地没有回过神来,难道传说是真的?

“风都。”男孩平静地说出这句话,将目光投向矗立神迹一般的城堡;秦安也将目光投向前方,膜拜着这个追梦者魂牵梦萦的地方。男孩活动了一下身体说:“走吧。”“要进去吗?”“不,要回去。”回去?秦安愕然:“可是你……你不是,这样放弃是不是太可惜了?”男孩指了指脚下:“这是界限,该回去了。”界限?秦安低头,什么都没有看见啊。男孩已经转身离去了。秦安再次回头看了一眼风都,跟了上去。

“秦安,真的不练琴了吗?”秦安微笑着点了点头:“嗯,快上高三了,也是时候了。”“可是你……”秦安拍了拍了沈安的肩:“天才,加油啊,我等着你的音乐会。”沈安握着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有些不舍地说:“好,再见。”前面就是少年宫大门了,秦安深吸一口气,大步跨了出去。风都,风之归宿,极乐之地。死后的灵魂会化为风,聚集在那里,那里是另一个世界。“生”所不能逾越,只有“死”才能到达,这是规则。

这是那男孩告诉自己的。有些东西总是不能得到的,男孩所追寻的也并不是风筝,只是一个答案罢了。秦安握紧琴包,抬起头,幸运地是她也找到了自己的答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