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供应链的制造业同质物流服务差异化供给分析 经济论文

摘 要:在物流商主导的供应链条件下,制造业物流服务差异可以分为同质物流服务差异和特质偏好物流服务差异;运用Hotelling线性城市模型和Stephen Martin的水平产品差异化的空间方法,以Z公司为例分析佛山家电物流企业通过增加设立同质物流服务差异化的供给网点方式实现利润最大化的可行性;建议从社会福利角度建设家电物流企业全面信息化支撑的全程供应链,不断拓展家电物流服务产品空间,实行同质物流服务差异化的定制服务。

关键词:产品差异化;制造业物流;物流供給;供应链

全球新一轮技术革命引发了各国制造业的创新转型,网络化制造在中国制造2025的全面推进中成为主流趋势,这也不断触发制造业与物流业的深入融合,更加强化了以物流企业为核心的供应链管理各个企业自身和整个供应网络的合作与协调性。为了使供应链变得越来越具有竞争力,这里以佛山家电物流Z公司为例,从制造业物流同质服务差异化角度,分析物流企业对制造企业物流服务的供给优化。

一、基于供应链制造业物流同质服务差异化界定

在物流商主导的供应链条件下,物流具有反应优势和成本优势,通过对反应能力和盈利能力之间权衡实现综合性管理的机能,主导的物流企业根据区域内不同制造企业的物流需求,协同集成运输、仓储、配送、信息、金融和其他服务的供给商等社会资源,提供不同组合方式的物流功能服务。物流企业本身可以为供应链环境下制造企业提供多种作为产品意义的物流服务,由于制造业智能化发展和新一代通信技术在物流业中广泛运用,物流企业给制造企业提供的物流服务更加具有差异化。

制造业物流服务差异化独立地影响物流企业与制造企业的市场交易费用,也深刻地影响物流商主导的供应链条件下物流企业的市场绩效。这里讲的制造业物流服务差异化是指制造业物流行业内不同物流企业提供的同类物流服务,因在时间、空间、数量、质量、信息服务和制造企业偏好等方面存在差异,产生物流服务产品之间替代的不完全性状况。这是当前供应链模式下物流市场竞争的非价格壁垒,对制造企业物流需求产生影响,使制造企业对某些物流企业的物流服务产生偏好,导致物流行业中众多不同物流企业的服务供给的替代性减少,就会阻碍物流市场的完全竞争成为在制造业物流中具有控制力量的物流企业。从行业实际分析,形成制造业物流服务差异化有四个方面原因:一是专项功能服务。不同物流企业对供应链中制造企业提供采购、运输、仓储、配送、信息等有很多不同功能服务,这是形成供应链下制造业物流服务差异化的基础。二是制造企业需求偏好。这是制造企业习惯性对物流企业的信任造成差异化。三是物流服务营业网点的空间分布。主要是因为服务营业网点与制造企业相对空间位置不同而给制造企业带来相关成本减少或者因为物流服务网点的特殊地理位置产生的效应造成了物流服务差异。四是物流企业文化差别。不同物流企业的价值文化在供应链物流中给企业交易行为赋予不同市场形象力。

纵观制造业物流服务差异化产生原因,根据综合国外学者斯蒂芬·马丁(Stephen Martin)、林恩·派波尔(Lynne Pepall)、丹·理查兹(Dan Richards)、乔治·诺曼(George Norman)和中国学者杨公朴、干春晖的观点,作者认为制造业物流服务差异可以分为同质物流服务差异和特质偏好物流服务差异。物流企业经常需要把本质相同的物流服务产品提供给更多的因地理位置不同的制造企业,因此,物流企业必须对物流服务产品做一定的差别化处理,当一个物流企业向不同制造企业对应提供多种物流服务产品时,这里就称之为同质物流服务差异化;当一个物流企业通过提供不同特定的不同质量等级物流服务品成功满足制造企业不同的支付意愿时,这里就称之为特质偏好物流服务差异化。同质物流服务差异化强调不同物流产品以相同价格供给,总会存在能满足一个区位的制造企业物流需要又不能满足另一个区位的制造企业物流需要,物流企业营业网点与制造企业远近不同造成不同制造企业对同质物流服务的偏好无法达成共识。特质偏好物流服务差异化强调具有不同特性的物流服务产品总是存在不同质量等级,制造企业的物流服务产品偏好次序是一致的,制造企业盈利能力不同,对不同质量等级物流服务产品需要也不同,高盈利能力的制造企业需要的是具有高质量特质的物流服务,低盈利能力的制造企业通常寻找低质量特质的物流服务,在供应链中物流企业就可以择机运用制造业物流服务差异化策略来提升盈升能力。

二、佛山Z公司家电物流同质服务差异化分析

1.Z公司家电物流服务的市场供给状况

佛山是全国最大的家用电器生产基地,拥有全国最有影响力的科龙、容声、美的、万家乐、格兰仕等中国驰名商标家电名牌,是全国最大的电冰箱、空调器、洗衣机、抽油烟机、微波炉、电饭煲、电风扇、电子消毒柜、热水器等家电产品产销地,佛山因此而享有“家电王国”、“家电之都”的美誉。与此相应的佛山家电制造业物流发达起来,一方面物流业融合到生产制造中实现采购、制造、生产、销售、服务等交互管理,另一方面制造企业通过物流实现由提供产品为中心向提供服务为中心的转变,形成协同创新设计、制造、运维、营销、培训等全家电产业链业务。经过制造业和物流业市场融合发展和联动竞争,佛山地区出现集信息流、物流、资金流有机地融为一体的全流程服务链,构成少数几个以物流商主导的供应链条件下佛山家电物流市场竞争状况。

Z公司是我国某集团公司在佛山地区设立的专营家电制造业物流的全资子公司,承担着佛山地区63%的家电物流服务业务。Z公司创立于2004年8月,目前在佛山地区已建有39家连锁店面和21409平方米的现代化区域物流配送中心,具备5000台/套的大家电单日收发作业能力和4000台/天的零售配送能力。近期Z公司确定2020年实现制造业物流业务80%的市场占有率,由此Z公司选择“服务门店+家电制造+物流业务”的运作模式,增加建设物流服务网点的方式,扩大对家电制造企业物流服务的供给,从而实现企业营业额的增加。

从家电市场分析,家电制造企业是家电物流服务的需求者,家电物流企业是家电物流服务的供给者,双方都客观位于不同的地理区域。制造企业与家电物流企业空间远近不同,在物流企业提供相同家电物流服务的情况下必然存在移动成本,通常存在与家电物流企业较远的家电企业具有较低的支付偏好,与家电物流企业较近的家电企业具有较高的支付偏好。显然,物流企业可以通过主动改变与家电制造企业的空间距离来实现同质物流服务差异化。

2.Z公司家电物流同质服务差异化供给模式

从现实的Z公司在制造業物流行业的市场地位出发,这里我们引用产品差异化的空间模型来分析Z公司同质物流服务差异化供给情况。根据Hotelling线性城市模型和Stephen Martin的水平产品差异化的空间方法来设定Z公司家电物流同质服务差异化供给的条件。假设Z公司在所在区域内建有确定的通达物流交通路线AB,并且长度为1;家电制造企业除了所处地理位置不同,对物流服务需求是同质的。进一步假定有G个家电制造企业相对均匀地分布在Z公司通达的物流交通路线AB上,制造企业到Z公司的营业网点购买物流服务需要支付每单位距离交通成本C0。同时,假设一定时期内每个家电企业在确定的物流服务支付价格P0下只会购买1个由Z公司供给的物流服务产品,确定的支付价格加上交通成本低于家电企业保留价格W。

第一种情况:Z公司只建立1个经营网点供给物流服务产品。

Z公司为了实现利润最大必须将网点建设在通达物流交通路线AB的中心,这样才能在合理定价下最有效地为家电企业供给物流服务产品。这里设定交通路线AB一端家电企业所在地点为SA=0,相对应另一端家电企业所在地点SB=0,Z公司物流营业网点所在地S0=1/2。家电企业到Z公司物流交通路线AB的中心距离为X0。家电企业购买Z公司供给的物流服务所需的实际费用由确定的物流服务支付价格P0和家电企业为了到达Z公司营业网点付出的移动成本组成。

因此,家电企业到处在物流交通路线AB中心购买物流服务的实际费用可以写成P0+C0X0,如果大于家电企业保留价格W,家电企业就会放弃购买Z公司的物流服务产品,如果P0+C0X0小于家电企业保留价格W,家电企业就会购买Z公司的物流服务产品。处在物流交通路线AB中心X0对于是否购买Z公司的物流服务产品是无差异的,所以有P0+C0X0=W,于是得到X0=(W-P0)/C0。因为已设定物流交通路线AB长度为1,X0是整个路线的一部分家电企业,所以Z公司营业网点服务范围占所有物流交通路线长度的2X0,由于有G个家电企业均匀分布在Z公司的物流交通路线AB上,从而有2X0G个家电企业计划购买Z公司一个单位物流服务产品。这里由P0+C0X0=W变形可以清楚地得出结论:

当只有一个物流服务网点时,Z公司物流服务产品总供给量函数为:

Q(P0,1)=2X0G=(W-P0)(2G/C0)①

从①看出,当Z公司降低价格时,家电企业的物流服务就会增加,公司物流服务业务量就会增加。如果Z公司想把物流服务提供给物流交通路线AB上所有的家电企业,对于G个家电企业中必然是离Z公司最远的企业所能接受的价格,刚好是物流交通路线AB长度的的距离的家电企业愿意支付的价格。一般地说来,当物流服务价格为P时,当时,家电物流企业才愿意接受Z公司的物流服务,所以,在Z公司物流交通路线AB的中心只建设一个物流服务网点,为了给所有的家电市场G个家电企业供给物流服务产品,Z公司供给物流服务产品的最高价格P=W-C0/2。于是,当Z公司为家电企业供给单位物流服务产品的成本为C1,物流服务营业网点的建设成本为C2,那么在只有一个物流服务网点的情况下,Z公司给整个家电企业供给物流服务产品时的利润函数:

只有Z公司物流服务产品的价格降低在(W-C0/2)以下时,家电企业才能接受Z公司物流服务产品的供给。

第二种情况:Z公司建立2个经营网点供给物流服务产品。

在这里继续假设制造企业到Z公司的营业网点购买物流服务需要支付每单位距离交通成本C0,Z公司为家电企业供给单位物流服务产品的成本为C1,物流服务营业网点的建设成本为C2。由于每个物流营业网点和家电企业需求物流产品是同质的,也不会因为网点增加产生范围经济。所以,为了给市场所有家电企业供给物流服务产品,Z公司协调建设2个经营网点,只有让任意一个家电企业到达营业网点的最大里程为1/4时,才能使得定价达到最高。同样,当物流服务价格为P时,当P+C0/4≤W时,家电物流企业才愿意接受Z公司的物流服务,所以,为了给所有的家电市场G个家电企业供给物流服务产品,Z公司供给物流服务产品的最高价格P=W-C0/4。但是,这里比只有1个物流服务营业网点的定价要高了。在建设2个物流服务网点的情况下,Z公司给整个家电企业供给物流服务产品时的利润函数:

当Z公司供给物流服务产品的价格降低在W-C0/4以下时,家电企业也会接受Z公司物流服务产品。

如果Z公司建立3个经营网点供给物流服务产品,同理可以得出Z公司供给物流服务产品的最高价格P=W-C0/6,供给价格比前面情形更高了。Z公司给整个家电企业供给物流服务产品时的利润函数:

这时Z公司供给物流服务产品的价格降低在W-C0/6以下时,家电企业还会接受Z公司物流服务产品。

第三种情况:Z公司建立N个众多经营网点供给物流服务产品。

根据第一种情况和第二种情况分析,Z公司可以结合家电企业空间位置以物流交通路线AB一端为起点,按照1/(2N),3/(2N),5/(2N),…(2i-1)/(2N),…,(2N-1)/(2N)的地方对称地建立N个经营网点,为所有的家电企业供给物流服务产品。家电企业到达营业网点的最大里程是1/(2N)个单位里程,所以Z公司在每个营业网点供给物流服务产品的最高价格P=W-C0/2N。Z公司给整个家电企业供给物流服务产品时的利润函数:

从以上②③④⑤式可以看到,Z公司在进行增加建设经营网点供给物流服务产品时,物流服务产品的价格越来越接近家电企业的保留价格,家电企业更多的价值更多地被Z公司刨走。

三、佛山家电物流同质服务差异化供给分析

Z公司是佛山地区具有现实市场势力的专门供给家电物流服务产品的典型物流企业,虽然佛山地区象Z公司这样的物流企业只是少数几个,几乎控制了整个家电物流市场,但其供给模式与佛山同质物流服务差异化供给存在一致性。通过对Z公司分析,我们推而广之地可以分析佛山家电物流同质服务差异化供给的可行性。

佛山家电物流企业按照家电企业现实的地理分布,通过就近建设物流服务营业网点增加家电企业对物流服务产品的偏好程度,从每个家电企业获得较高的物流服务价格。这里特别指出的是物流企业建设的每个物流服务供给营业网点都是有效独立的,其在各自供给区间与别的供给营业网点不存在任何交叉性。在佛山现实市场中家电物流企业总是象Z公司一样将增设营业网点当作经营规模扩张的路线。从上节三种情况分析,增加物流企业的营业网点可以增加物流服务的供给从而增加物流企业的总收入,但存在减利因素,这个减利因素就是增设物流企业营业网点的约束条件。

根据上节第三种情况,如果家电物流企业要建设N+1个物流服务营业网点,物流企业的利润函数由⑤变成如下形式:

根据⑦⑧式所有的变量分析,家电物流企业通过增加物流服务营业网点方式提高单位物流服务产品供给价格和物流企业的整体收益,但同时存在物流服务营业网点的建设成本。只有当物流企业需要对家电企业数量G很大、物流服务营业网点建设成本C2很低以及家电企业接受就近物流服务营业网点的成本C0很大的时候,物流企业可以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物流服务产品的供给网点。如果从家电企业数量G和物流服务营业网点建设成本C2这两个因素看,增加设立物流服务产品供给的营业网点是毫无疑问的;但从家电企业接受就近物流服务营业网点的成本C0分析,根据上节第一种情况中①式可以看到:当C0提高时,物流企业最优的物流服务产品供给营业网点数量会不断增加。如果家电企业没有得到合意物流服务产品供给网点的空间距离,C0值会较高;较高的C0值说明家电企业对其相应的物流服务供给网点具有较强的依赖性;所以物流企业会产生不断增加物流服务供给网点的动力,使其更加接近家电企业,这样做的代价就是每个新增加物流服务供给网点必须付出建设成本C2。

进一步讲,对于物流企业只有1个物流服务供应网点时,这里可以视同对部分家电企业供给物流服务。从第一种情况得出其市场供给数量Q是,(W-P0)(2G/C0)单个物流服务供给网点的每单位物流服务产品获利V为(P0-C1),那么这个供给网点的总利润π函数为(P0-C1)(W-P0)(2G/C0),对其关于P0求出一阶导数得出最优的物流服务支付价格为(W-C1)/2,这也就是物流企业在此最优价格下对部分家电企业进行物流服务供给。从第三种情况得出存在N物流服务供给网点,也就是说对整个家电企业市场进行物流服务供给,物流企业对每个供给网点的物流服务支付价格为(W-C0)/2N。

四、结论及建议

通过以Z公司为例对佛山家电物流同质服务差异化供给分析得知:在物流商主导的家电生产供应链条件下,当家电企业的保留价格比生产成本与移动成本之和低时,物流企业在建有极少数量的物流服务供给网点的情况下,努力对所有家电企业提供物流服务,不但不能提高支付价格,反而使物流企业获得收益更少,有可能会发生亏本。当家电企业的保留价格比生产成本与移动成本之高时,物流企业在建有较多的物流服务供给网点的情况下,对所有家电企业提供物流服务,不但可以进行更高定价,而且能使单位物流服务产品供给的边际收益明显高于其生产成本,从而实现物流服务供给量最大化。

在物流商主导的家电物流供应链里,当物流企业不断增加建设物流服务营业网点,更多的家电企业发现物流服务供给营业网点离自身更近,移动成本将会下降。从社会福利看,物流企业本身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目标,通过增加物流服务供给网点来制定较高支付价格。家电企业获得的总价值是一个常数,家电企业面对是更多价值转移到物流企业,造成社会效率低,家电物流的社会成本沒有得到降低。对此,家电制造企业要从供应链的角度出发,加快生产智能化创新转型,建立柔性生产与管理系统;家电行业企业需要与物流企业加强协同创新,建设基于网络化、信息化、标准化、可视化、智能化的家电物流共享平台,实现物流商主导的供应链条件下制造业与物流业融合。同时,政府要主动调整产业发展政策,以佛山实施中国制造2025和“互联网++”行动计划为契机,引导家电物流行业以物流商为主导建设家电物流企业全面信息化支撑的全程供应链,不断拓展家电物流服务产品空间,打造智慧型企业,推行同质物流服务差异化的定制服务。

参考文献:

[1][美]林恩.佩波尔,丹.理查兹,乔治.诺曼著.产业组织:现代理论与实践(第四版)[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

[2]杨公朴,干春晖.产业经济学[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

[3]张维迎.博弈论与信息经济学[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4.

[4]唐振龙.采购管理实务[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

[5]赵道致.供应链管理[M].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2007.

[6]成志明.苏宁背后的力量--信息化天梯[M].北京:中信出版社,2011.

作者简介:唐振龙(1969.09- ),男,湖南人,硕士,副教授,佛山职业技术学院教学督导室副主任,研究方向:物流经济、经济管理

分享: